夏末秋离

沉迷三次cp/捂脸

猜猜你喜欢的人是谁[久违了的10]

君莫笑:……
君莫笑:@秋木苏 苏沐秋/微笑
君莫笑:给哥死回来
百花缭乱:老叶啊,人都走了……你,别太悲伤
海无量:节哀节哀,既然他已经走了,老叶你……好好活着
夜雨声烦:是呀是呀,虽然平时看你不顺眼,现在看你还是不怎么顺眼,但是你们苏沐秋确实是个好人,你也别这样了,按他说的好好活下去吧!!!
一枪穿云:节哀……
无浪:好好地过下去啊……
大漠孤烟:嗯,好好继续下去
君莫笑:……
再睡一夏:他大概也是身不由己,好好活下去
索克萨尔:虽然他已经走了,但是活着的人还是应该好好活下去
君莫笑:你们……
海无量:很感动是不是!
冷暗雷:是是是,特别感动
沐雨橙风:叶修!你冷静!
君莫笑:你要我怎么冷静!
沐雨橙风:哥哥他不是故意的
君莫笑:呵
百花缭乱:老叶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很想把苏沐秋吊打的感觉呢
鸾辂音尘:同感
再睡一夏:@百花缭乱 我当初走的那会儿你该不会也是这样吧
百花缭乱:不不不,我可正常了
花繁似锦:……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邹远你六个点算什么意思
花繁似锦:前辈……您也就比叶神好那么一点点,没有多了
百花缭乱:……
再睡一夏:乖
鸾辂音尘:yooo上面那宠溺的语气
冬虫夏草:等等
百花缭乱:怎么了?
夜雨声烦:怎么了怎么了???等啥子???
一枪穿云:?
冬虫夏草: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石不转:?
海无量:明白了什么?
冬虫夏草:没想到原来是同道中人啊@秋木苏
君莫笑:明白了什么?
冬虫夏草:就是人家苏沐秋做了什么事惹你生气了,然后在你发现之前作一下妖,在你发现之后,继续作妖
秋木苏:……
冬虫夏草:我说对了是不是!!!
沐雨橙风:是的……
百花缭乱:!!!
夜雨声烦:我勒个去!!!方士谦你怎么这么熟练啊!!!
冬虫夏草:因为这种事情我经常做呀
王不留行:你也知道你在作妖啊/微笑
冬虫夏草:小队长w
夜雨声烦:我勒个去!这是方士谦这是方士谦吗???后面的那个w是怎么回事???天啊我可能见到了一个假方士谦!!!队长队长你说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啊@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没有,这就是方士谦
海无量:世界太可怕,只有老林的怀里还有点温度
逢山鬼泣:oh,一群狗男男
百花缭乱:搞得好像你不是一样
逢山鬼泣:我家羽策还不让我抱/极其委屈
再睡一夏:@鬼刻 不谢
鬼刻:我什么不让你抱了/微笑
百花缭乱:yooo有意思
海无量:yooo搞事情
夜雨声烦:yooo闹分手了是不是???苏沐秋和叶修也在闹,看样子方士谦和王杰希也是。@索克萨尔 队长队长求放假我想来看热闹qwq
海无量:我去,烦烦你卖萌???
百花缭乱:夭寿啦,今天联盟是不是都没吃药啊
百花缭乱:不是话说回来,他们人呢
沐雨橙风:哥哥和叶修在jjc,实际上现在战况是哥哥看着他的号被叶修吊打,大概过会儿要在群里闹了
袁柏清:这边没看到师傅,大概等会儿也要闹了
青之驱:这边已经要开始闹了……

记录一只方士谦给他家小队长的情书٩̋(ˊ•͈ ꇴ •͈ˋ)و
嚯呀还会写下去的∑∑∑
最喜欢小队长了呢♡♡♡

天晴了,真好

[开始祸害咱二模作文٩̋(ˊ•͈ ꇴ •͈ˋ)و]
[其实这是在下写的一篇三次cp改过来的٩̋(ˊ•͈ ꇴ •͈ˋ)و]
清明时节的雨,就如诗中一般,缠缠绵绵地落着,纷纷不歇。好比那不断的文字,书写了人间的爱恨情仇,生离死别。
苏沐秋匆匆忙忙地跑到一个屋檐下躲雨,他理了理身上略有点湿的衣物,又看了看那密密的雨,摇着头叹了一口气。他回头,发现身旁的门不知何时开了,门口站着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愣愣地看着他。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少年才收起这副表情,露出稍有老成的笑容,“方才在楼上见到公子,恍惚间以为故人归来,所以略有失神。”“无妨。”少年望着连绵不断的雨丝,做出了一个决定,“我与公子一见如故,现会天大雨,不如进来喝茶一叙?”苏沐秋也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般地答应了他。
少年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沏了两杯茶。他把其中一杯递给苏沐秋,自己轻呡了一小口,“这么坐着喝茶也是无趣,不妨听我说个故事吧!”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这啊……是个傻子的故事……”
“很久以前啊,有一个叫叶修的人,他离家出走,落魄街头。但很庆幸的是,他被一个男孩子捡回了一个修仙门派。因为那个男孩子的关系,叶修也拜入了那个门派,成为了他的师弟。他们两天赋很高,尤其是叶修。当然,这只是在修行方面。那个男孩子,按叶修来说,他才是真正的天才。他的为人处世,他冶炼武器的天赋,是叶修一辈子都追不上的。大家都觉得他能继任下一任的掌门,叶修也是这么觉得,并且期待着的。只可惜……叶修没能等到他成为掌门的那天。掌门飞升的那天,发生了叛变。不知道他抱着怎么样的心态,和叶修说,让他带着其他人走,留他自己一个人和那群叛徒厮杀。叶修也不知道为什么,听了他的话,带着他的剩下的人,走了……”
少年说到一半,没有再说下去。
“你……就是叶修吧……”
“呵,对呀,我就是。”叶修轻笑道,似乎是有些无奈,又有些……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啊……”叶修慢慢地说着,“后来他终究是寡不敌众,死于他们的剑下,我得知这个消息后,不知道怎么当时只是元婴中期的我,修为一下子冒到了元婴后期,然后我杀了回去。我不知道我杀了多少人,只知道那个地方血流成河,那些叛徒无人生还。”
“然后,我就变成了掌门。处理这这场叛变后的所有事情,支持起了一个门派。”
“再后来,我寻回了他的魂魄,好生安养后,放入轮回。”
“想来他现在应该已经是和那个时候一般的样子了吧。”
“只是希望他这辈子能好好活着,和普通人一样,长命百岁。”
“还有就是,不要遇到我这个麻烦了吧……”
“其实我一直在想,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走,是不是结局就会不一样。是不是他还会活着,还能过着和以前一样的生活。”
“只是可惜,一切没了答案……”
叶修押了一口茶,似乎是陷入了回忆里。他记得那个人被认命为下一任掌门的那个晚上,他坐在树上,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烟,突然就看到了走过来的那个人。他笑着恭贺他:“恭喜呀,沐秋。以后你当了掌门,别忘了给我弄个什么长老做做。”他记得那个时候那个人是这么回答他的。
“好啊,以后我罩着你。”
看着这个样子的叶修,苏沐秋突然很想抱一抱他,告诉他,会好的,那个人会回来的。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看到那边那棵树了没有?”
苏沐秋朝着叶修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了一棵很大的树,绿叶茂盛,繁花盛开,散落的雨滴把一些花瓣打落在地,似乎有些凄美。
叶修撑着头,看着满树的繁花,又喝了一口茶。
“这是他还没走的时候给我种的。”
“说是怕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现在啊,都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说完这句话,他便垂下了眼眸,没有言语。叶修也没有再说些什么,他们就这么沉默着。
大概不是他的错觉,苏沐秋觉得,叶修不适合喝茶。茶的那种苦尽甘来的感觉,不适合他,亦或是出于私心,不想让叶修尝遍人生八苦罢了。
终于,他开口了,“那个人……对于你来说,很重要?”
“哎?”叶修显然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么问,“嗯,是啊,很重要的一个人。”
“其实现在想想,我可能喜欢他。”
“以前小,还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想来很多事都很后悔。”
“我开这家茶店很多年了,一直在碰运气,想看看我们有没有缘分再见一面。”
他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其实我们都有过这样的岁月,爱的时候不顾一切,被爱的时候浑然不觉。”
“佛曰:‘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这便就是人生八苦。”
“不过呢……有些事情啊,该放下的还是要放下。”叶修做了一个深呼吸,“你看,天晴了呢。”
“嗯,那,还真好啊……”苏沐秋看向窗外不知何时停的雨,感觉恍若隔世。
“天色已晚,我送公子下去吧。”
“好……”
苏沐秋跟着徐子彤走到了门口,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说的那个人,叫什么?”
“哦?”叶修看着他的眼睛,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他啊,叫苏沐秋哦,秋木苏的苏,沐雨橙风的沐,一叶之秋的秋……”
苏沐秋一个恍惚,已经是到了茶楼外。
“哎?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努力回想刚刚发生的事,却是徒劳。
他不知道,茶楼掩上的门后面,有一个少年模样的人,正失声痛哭。
就像叶修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苏沐秋送他千机伞的原因。
纵使人间千机万变,我仍为你撑伞。
苏沐秋依旧过着平常人的生活,只是不同的是,他不知为何毅然决然选择了修仙的这条路。叶修就这么看着苏沐秋一步步地成长,长成和当年无二的样子。
他悄悄把千机伞还给了苏沐秋。这下他终于就不欠他了吧,叶修这么想着。
又是一个清明时节,他一人踱步到了那棵梧桐树下,缓缓地坐了下来,靠着树,闭着眼睛,想着很多以前的事情。
雨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落在他的脸上。叶修已经不想管了,任雨滴落下。
突然,他感觉雨似乎停了。
他睁开眼睛,发现故人眉眼如初,为他撑着伞,对他说,“天快要晴了呢,真好呢,不是吗?”
“对呀,真好。”
幸逢故人归来,一如当年。

————————————————
大概算是个番外段子
苏沐秋:叶修你几个意思?
叶修:啊?哥又怎么你了?
苏沐秋:你把千机伞还给我算什么意思?
叶修:这……
苏沐秋:我给你的定情信物是你想退就退的吗?
叶修:[恍然大悟]哦!原来这是定情信物啊!
苏沐秋:……

听说有人在终点等着你

[除了伞修都是几笔带过的]
[希望他们能就这样挺好的^(●゚∀゚○)ノ]
“什么?”方锐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我勒个去,清明节开运动会,联盟脑子没坏吧?”
“清明吗……”叶修掐灭了烟头,“沐橙啊,要不咱一起翘了什么运动会吧!”
苏沐橙想了想,说到:“算了吧,反正也就是上午的事情。其实……冯主席说为了动员全体人员参与,队长包括现在还在联盟的前任队长基本都要报一千米来着。”
“老叶啊……蓝雨是哪,老夫怎么不知道?”魏琛尴尬地笑着,开始胡言乱语。
“可能是哪个没有妹子的寺庙吧……联盟是什么啊,哥只是个打荣耀的啊……”
陈果满脸恨铁不成钢,翻了个白眼,“要是没有第一的话,跑多少就吃几天的榨菜。”
“哎!等等!”方锐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 “所以说老林是不是也要去跑?”
“嗯,是啊!”
“允许我叛变这么几分钟吗?”方锐一脸真诚。
“……”
在陈果等妹子的威逼利诱不对鼓励下,兴欣众人积极报了立定跳远实心球等项目。就这样,联盟的运动会如期而至。大家都很努力,也获得了许多名次。终于,到了最后一项一千米跑的活动。
“队长队长队长你就加油跑,我给你鼓劲!看看看我是不是最爱你了,就给你加油!”黄少天絮絮叨叨地和喻文州说着,喻文州也是一脸宠溺地对他笑着。蓝雨的其他人看了直觉得辣眼睛。
轮回那边也是一样地辣眼睛。“小周你加油哦,我们都会给你加油的!”江波涛满面春风,拍了拍周泽楷的肩,“你们说是不是啊!”“是的是的。”众人点头,“副队说的是。”某轮回杜姓人生表示,这就是江副(父)和他们的日常,什么扯上他们来给周泽楷加油,全都是假的。
另一边的霸图就有点乱了,不过看着也就是阿妈张新杰在关心阿爸韩文清,顺便训一训崽子们。“队长,刚开始的时候不要跑太快……张佳乐要去找孙哲平就去,别在这里旁敲侧击的……”今天的张新杰依旧是人妻属性满满的呢。
诸如此类情况并不少见。不过其中最团结的要属微草了。王杰希在去跑道之前,微草的全体人员一齐站起,朝着王杰希深深鞠了一躬,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句:“队长加油。”场面那叫个壮观的。
在兴欣又是另一种情况了。方锐拍了拍叶修和魏琛的肩膀,郑重道了一句:“加油啊,你们上路吧!”“老夫就是去跑个步,你当上刑场啊!”叶修却反常地什么都没有说,应该说他从早上开始就不正常了,总是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走吧走吧,别废话了。”“叶修哥!”苏沐橙叫住了叶修。“沐橙怎么了?”“叶修哥……你要加油!”“嗯,哥知道了。”待叶修转过身走向跑道之时,苏沐橙轻轻地说了一句:“叶修哥,其实……有人在终点,等着你。”
冯主席一声枪响,跑道上的人都像看到野图boss一样冲了出去。只有叶修似他们中的一股清流,混在里面不快不慢地跑着。观众席上的兴欣众人都差点看不下去了。
半程过后,观众席上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叶修突然开始加速。一个,两个,超过了他前方的所有人。只有他自己知道,在经过主席台时,他看见一个少年白衫如故,为他加油,对他说:“叶修,我在终点等着你。”叶修觉得他自己简直是疯了,竟然会因为恍惚间看见的一个不真实的人影而拼了命的向前跑,不顾一切地朝着终点跑去。
“苏沐秋!”叶修冲过终点,连冯主席发来的扑克牌都没拿,扑向终点后他看见的那个少年,紧紧的抱着他,泣不成声。少年拍拍他的背,“嗯,我回来了。”
大家陆陆续续地围到了终点,没有任何差异。
“所以说,你们是都知道?”叶修挑了挑眉。
“嗯,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叶修别过头,“何止是惊喜啊,哥半条命都没了。”
王杰希看着苏沐秋和叶修,发着呆,他在想一个叫方士谦的人,想他为什么还没有回来。一只手拍了拍王杰希的头,他回过神,看着那只手的主人,动了动嘴,半个字也说不出。
“哎,我一回来就看看小队长在对着人家发呆,我还是回去好了。”方士谦倘装痛心,作势要走。
王杰希条件反射似地捉住了他的手,“你敢!”
“不敢不敢,我不敢。”
天空落下细细的雨滴,好像为他们的重逢而动容。
“看样子运动会办不下去了,找个地方去聚会吧!”
“好啊!”
“啧,感情清明节就过成了中秋啊。”
“反正无论是什么节日,大家都还在一起就是最好的,不是吗?”苏沐橙看着在旁边斗嘴的苏沐秋和叶修,抿嘴轻笑。

清明雨凉,故人长辞

第一年清明
那个时候叶修还没有遇到苏沐秋。

第二年清明
苏沐秋:吃青团吗?
叶修:不吃。
苏沐秋:(投喂一个青团)好吃吗?
叶修:其实……还挺好吃的。
苏沐秋:嗯,我放心了,沐橙吃应该没事了。
叶修:我去你大爷的苏沐秋

第三年清明
苏沐秋:哎哎哎叶修,去买青团去!
叶修:不去,这种东西又不好吃。
苏沐秋:那我去了啊,买回来你别吃。
叶修:哎苏大大,做人不能这样啊!

第四年清明
苏沐秋:吃青团不?
叶修:我拎着这么多东西哪来手吃青团?
苏沐秋:(剥开青团外的塑料纸)张嘴,啊……
叶修:滚滚滚你当我小孩子啊!
苏沐秋:那我吃了啊(咬了一口青团)
叶修:苏沐秋你等着!看我不拿青团噎死你!

第五年清明
——沐秋啊,你已经欠哥一个冠军了,说不定又要欠哥一个了。
——百花那两小子配合的不错,不过没有我们好。

第六年清明
——大概哥又要拿一个冠军了,哈哈羡慕吧。
——不过还是希望能和你一起拿冠军呢。

第七年清明
——哥三连冠了,不过吴雪峰他退役了,沐橙她……拿了你的账号,也做了职业选手。
——你没有什么意见的吧……

第八年清明
——去年嘉世没拿冠军,有点遗憾吧。如果你还在的话一定就又是冠军了。
——今年轮回出道了一个神枪,打得不错,不过我觉得他没有你好。

第九年清明
——哥又来看你了。
——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又是最佳搭档,不过还是觉得应该是秋木苏和一叶之秋呢。

第十年清明
——大概是人老了,每次都会很怀念那会儿和你打荣耀的日子。
——还是喜欢和你一起打荣耀。

第十一年清明
——都变了呢……不是我又说,如果你在,那就好了……

第十二年清明
——看样子啊,陶轩大概会逼着哥把一叶之秋给新来的那小子吧,真舍不得呢。毕竟是你给的却邪啊。
——大家都变了,也就只有你,还和以前一样吧。

第十三年清明
——看来啊,这一次要和你一起拿冠军了。
——轮回组了一个枪与战矛的组合,其实一直都想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枪与战矛,和你一起。
——等着哥四冠吧!
——不是哥说话说得这么满啊,只是觉得有你在,一定会赢。

2015年以后的每一个清明,都开始有了意义。
愿故人入梦,仍是少年模样。

近期小目标

1.清明节全员运动会(给自己当生贺用✔)
2.西幻设定的小段子
先就这点了,然后就是三次cp的日常段子✔

听说在你饿的时候,分你一半馒头的叫友情,给你一个馒头的叫爱情

【说方士谦崩的拒绝撕逼/来自一只十分难以形容的方士谦】

【 @素瑾 小队长情人节快乐,我特别特别喜欢你呀o(*////▽////*)q】


喻文州:我没有馒头,但我愿意把白斩鸡都给你^_^

(黄:愿意愿意当然愿意!等等,你们千万不能愿意啊!这是本剑圣的人,你们要是敢说愿意信不信我分分钟拿着冰雨就过来。不诓人不诓人,所以说你们千万别愿意啊!

喻:好,都给少天。不过少天有一点说错了,你是我的人)


黄少天:我想在你饿的时候把所有馒头都给你,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呀,嘿嘿嘿

(喻: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江波涛:我会做蛋糕还有甜甜圈,只想做给你一个人吃。

(周:喜欢江w

江: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周:嗯……有江,一起?

(江:小周你这样子大概是不会有人答应的啊

周:有江,就好)

【江:这里说明一下,刚才小周的意思是”我有江波涛,他会做吃的,一起吃吗?“不要怀疑我,小周一定就是这个意思,大家不要有其他想法。】


韩文清:我带你去吃霸图的食堂。

(张:队长,不能随便带别人到食堂的。

韩:我知道,只想带你去霸图的食堂吃饭。)


张新杰:我想帮你制定一张饮食计划表。

(韩:好,交给你了

张:其实我更想帮你制定一张作息时间表)


林敬言:听说我烧的鸭血粉丝汤挺好喝的,要不要来一碗?

(方:老林你等等我先买张机票飞过来

林:其实我过来就可以的)


方锐:饿了?咬我一口?

(方:唔……老林你干啥!

林:饿了,咬你啊)


方士谦:给你顿王不留行冬虫夏草防风汤,和我在一起吧。

(王:开始考虑要不要先分个手

方:小队长我错了!哎,不对,我们不是领证了吗?

王:那离个婚好了

方:小队长我知道错了!你想吃啥我马上给你做!)


王杰希:我不会在你饿的时候给你馒头,因为我不会让你饿着。

(方:我就知道小队长最好了!

王:知道我好就赶紧给我回来/别过头去蜜汁脸红)


孙哲平:跟着我还会饿?

(张:对啊对啊,是会饿的!大孙你不知道霸图的食堂balabala……

孙:乖,今天带你吃顿好的)


张佳乐:我可以学着去烧饭,考虑一下我吗?

(孙:我会烧就行了,不考虑了,找个日子去领证吧

张:那以后就傍上你了,不准嫌弃我啊)


苏沐秋:虽然我经常吃泡面,但是我饭也烧得不错,愿意和我回家吗,少年?

(叶:呵,我记得那个时候你也是这么把我拐回家的

苏:实验证明这是管用的

叶:哟,拐一个还不够啊

苏:够了够了,只要你一个就够了)


叶修:别看哥这样,哥也是会烧饭的人,只不过只想烧给他吃罢了。

突然想到一个梗

云梦江氏的家训是“明知不可而为之”,姑苏蓝氏三千不现在是四千条家训基本上就是不可什么什么不可什么什么。突然意识的这一点的舅舅突然明白了什么。_(:зゝ∠)_


贩卖妖口

[沉迷卖人,无法自拔]

就说我们寮的茨木啊

厉害得很

一个小拳拳下去

撂倒半个庭院的式神

好好好没你挚友厉害

你挚友最厉害行了吧

小祖宗阿爸求你能别说话了吗

再说就没人要你了

哦酒吞你要他啊

等等你不是喜欢红叶吗

你们什么时候搞在一起了

冷静冷静

阿爸不打扰你们了

你们爱干啥干啥

对不卖茨木了

好好好我马上走人


就说我们寮的鬼使白啊

等等小黑我还没说话呢

放下镰刀我们好好聊

行行行小白你的你的

嗯嗯咱不卖小白

你可以放下镰刀了吗

我发誓我不卖了行了吗

那啥小白起床了你赶紧去

阿爸心好累啊


就说我们寮的夜叉啊



也没什么好的就一百勾玉吧

不打折不打折就一百勾玉

青坊主你说他是你要渡的人不对妖啊

所以说你们也在一起了

服服服

那你们赶紧要渡渡

一边凉快去


就说我们寮里的妖狐啊

这可和一般妖狐不一样啊

不仅长得好看

还努力向上

一突就是好多下

好吧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只有两下

没有多了就两下

哦隔壁寮大天狗惯出来的啊

等等你说谁

隔壁大天狗

崽你变了

吾儿叛逆伤我心啊


就说我们寮的莹草啊

能医能打

貌美如花

痛痛痛

草爸爸放下你的蒲公英

你还是阿爸的好闺女

嗯卖谁都不卖你

好好休息啊


就说我们寮的雪女啊

那叫个貌美如花

从一章开始

就陪着我一直打

从御魂到觉醒

后来寮里式神渐渐多了

她也就慢慢地退休了

这么好的一闺女

只要

只要

我不卖了

闺女咱回家

阿爸就算找你隔壁博雅叔叔保养

也说什么不能卖你

等等博雅我就是开个玩笑

你真要包养我啊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那我勉为其难地就答应吧


剑中灵

[脑子有坑的产物,反正高兴就好……]

1.“……你是谁?”喻文州看着眼前的少年,或者说不算是人,仅仅只是能显露一半躯体的灵魂。

“我还没问你呢?你谁啊!干嘛把我拐来这?信不信我一剑砍了你啊!”

这位少侠,剑用砍这个字真的好吗……

喻文州默默收起吐槽对那个人说:“在下喻文州……一个闲游道士罢了。你,是这剑中灵?”

“喻文州……你的名字好熟悉啊……你好啊,我也忘了我是谁来着,不过我记得我是个人,真的是个人!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样子的。我叫……我叫……我……我忘了我叫什么了,只记得以前好像……夜雨声烦?大概是我吧……”

看着眼前思维已经开始混乱的人,喻文州也不好多说什么。他看着古庙外不停落下的雨滴,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只是个闲游道人,来此处避雨,恰巧见到了传说中的那把剑,没想到一打开就看见了阁下。恕我多言,阁下接下来是想如何?”

“嗯……”少年思考了一会儿,对他说道,“我好像记起来了什么,我忘了为什么我会这样,我记得以前拔过这把剑的人好像不知道为什么都被我干掉了,所以说此剑才被称为是受诅咒的剑,虽说是锋利无比,却无人可用。总而言之,你呢是第一个活着见到我的人,要对我负责。以后你走到哪我就跟到哪了哈!”

“可……”

“可什么可,你看你都说你是个闲游道士,一看就知道手无缚鸡之力,万一就这么被人干掉了怎么办啊!而且你也不用担心我会被偷走什么的……”

“这……”

“就这么说定了哈,本剑圣免费给你保驾护航别人还没这个待遇呢!”

“我的意思是这也挺好的,那以后你就跟着我了吧。”


2.“既然你们都想要这把剑,那我就偏不如你们所愿。我黄少天夜雨声烦在此以身祭剑,从此以后,此剑除他以外无人能启。”

少年从梦中惊醒,按常理来说本是灵魂状态的他不该会睡着,但喻文州所用的香确实古怪,使得他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他也曾和喻文州谈及此事,然而喻文州是这样回答的“我向来浅眠,有位朋友曾赠我此香。以前一个人的时候不太敢用,现在有你在了,就用了。”多年后当他再回想起这句话是只觉得半真半假。

他对这件事也就此作罢,不过自从用了这香后,他倒是想起了很多事情。比方说他的真名实际上叫黄少天,又比方说他是因为跳进铸剑炉里才使得灵魂被封印在这的。随着他想起事情的增多,原本只显露出半个身体的灵魂,已然变成了一个完完整整的灵魂体。但有些事情却怎么都想不起来,比如不论是在年少无知,还是长大后名震四方时,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那张脸。与其说是陪伴,黄少天倒是觉得更像是想要守护着他,至死不渝的一种情感。就像现在的他对喻文州那样。

不是他的错觉,黄少天真的觉得喻文州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但又始终都想不起来。


3.“喂,喻文州,你说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你?莫非上辈子就是你杀了我?看你这么一副文弱书生样,好像也不太可能啊……”黄少天飘在半空中,絮絮叨叨地跟喻文州说着。

喻文州轻笑一声,打趣到:“我要是你仇人,怎么可能打开这把剑还没事呢?”

“哎!有道理哦!那文州你说……”

就这样,黄少天跟了喻文州大半年。这大半年里他想起了很多细节,只是最重要的他却一直没有记起来。

“文州文州,这里就是广州?我记得以前这里不是这样的啊,以前这里可冷清了!不过文州我们到广州来干什么啊?”

“这个啊……那里有家茶楼,不如我请你吃早茶吧。广州的早茶,可是出了名的好吃呢。”

于是,喻文州成功岔开话题,把黄少天带了进去。

“少天再尝尝这个。”

喻文州满眼笑意地看着狼吞虎咽的黄少天。他们坐在最靠边的小角落里,茶楼人很多,别人倒也没有看见这样惊悚的一幕。很好笑的是,来这家茶楼的很多人,都是为了今日说书之人而来的。

“想必在座的各位一定听说过传闻中的剑圣,夜雨声烦的故事。今日的这个故事啊,与他有关,但绝对是各位没有听过的。”

一听到这个声音,喻文州就变了脸色。他闻声望去,不过是一人、一桌、一扇、一抚尺而已。只是那人身上那抹熟悉的苍翠,让他又一次皱了眉。

“少天,别听,我们走吧。”

“文州,我……想听完。”

这是喻文州认识黄少天后,他说的话最少,也是最严肃的一次。

“好。”

就这样,台上那人讲着,台下喻文州陪黄少天听着。从少时古庙中的初见,到后来一起闯荡江湖,从共建蓝溪阁,到后面其他门派的围剿,一切皆在黄少天跳入铸剑炉后戛然而止。

这一幕幕都在黄少天的脑海中播放着,清晰无比,恍若昨日。

“那最后那个叫喻文州的怎么样了?”

“最后啊,喻文州当然死了。”

“可是蓝溪阁现在还在啊!”

“几百年前的人了,怎么可能不死。不过后来啊,喻文州倒是拿着那把冰雨杀开了一条血路,此后再也无人有动蓝溪阁的念头。”

“那他们两个是不是……”

“都是江湖中人,既然喜欢上了,就没有男女之分了吧。”

“不是,我的意思是他们不会有可能在一起了吗?你们说书的最后不都会有个好结局的吗?”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说书的,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不过,这辈子大概会在一起了吧。”

他悄悄朝着喻文州那桌看了一眼,勾起了一个笑容。而此时的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有种说不出的紧张。就这么安静了许久,最后还是喻文州开了口。

“少天,你都记起来了吧。”

“哎哎?文州你……难不成你早就知道?所以说这些都是你算好的?”

看着黄少天语无伦次的样子,喻文州揉了揉他的头发,告诉他:“没有,我就是去找王杰希问了问你在哪。”

喻文州顿了顿,没等黄少天说话,他又继续说到:“少天,这辈子我真的不想再错过了。我想说,无论是上辈子还是现在的喻文州,都很喜欢你。”

黄少天的大脑又一次当机,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巧啊,我也是。”


4.“那我们走吧。”

“嗯嗯嗯?我们去哪啊!”

“去见见刚才的那个人,然后我们回蓝溪阁。”

“好啊!等等……喻文州你骗我!”

喻文州提着冰雨扯着黄少天下了楼,看见说书人靠在茶楼门口的柱子上,便上前打了招呼。

“王堂主,许久不见。”

“喻阁主,许久不见,在一起了?”

“嗯。”

“那个……你看得到我?”黄少天显然一脸迷茫,这种情况他还是少说话为好。

“对啊,看得到你啊。喻阁主,你家小剑圣现在是灵体,肉身早已投胎。就是广州一户黄家的人,不用我多说你也应该知道怎么做。报酬的话,我改日再和你谈。”

“嗯,那我和少天就先走了。”

后来,喻文州去了黄家,几番怂恿坑蒙拐骗后,终于把黄少天娶进了蓝溪阁。当然,这些什么的都是后话了。

看着他们这么相依远去的背影,王杰希怅然一笑,道了一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随即又喃喃自语。

“方士谦,你说我的命里究竟有没有你呢?”